阿川.

这里阿川

All澄党 主食羡澄瑶澄

产出随缘暖主页

【双杰|羡澄】岁月难书

CP羡澄 请注意避雷 拒绝一切ky
原著背景伪原著向
私设阿婴没有被献舍复活
以阿婴为第一人称视角
是窝在家里闲的无聊的意识流产物

阿澄:

 
展信安。

师兄又来磨叨你了,你可别嫌师兄烦啊,虽然你以前总说我无聊。

后来想了想,我也的确挺无聊的。

这些年不在你身边,也不知道师兄的阿澄过得怎么样,有没有好好吃饭,有没有按时休息,有没有累到,如兰那孩子懂不懂事,有没有给你添麻烦。

最重要的是,有没有人陪着你。

 

前几日我求着那守河的老儿,问你的近况,谁知那老儿实在是死板,竟一点消息都不告诉我,还差人把我撵了回来。

想我呼风唤雨,何曾受过如此待遇。

当年我去撩蓝家那小古板,人家好歹还恼一恼,不似他,一点意思都没有。

对了,若是下次你再见到蓝湛,帮师兄捎句话,叫他莫要再弹他蓝家那些曲子了,没日没夜的,叫我耳朵都要起茧子了。

说到刻板,我倒真想让这老儿和当年云深不知处的蓝老先生比比,那场面定是有趣。

也不知那时的那些人都怎么样了。

 

若是再见到你,你定会说我死不悔改,都到这番光景了还在惦记着以前的事。

没办法,师兄想着你啊,就不自觉的想起从前那段日子,没有腥风血雨,没有不得已和身不由己,没有血海深仇,没有众叛亲离,有的只是我和你。

当年师兄事事都要比过你,却白教你受了那么多冷言冷语,是师兄对不住你,阿澄若是要打要骂师兄一并都受着,谁叫师兄喜欢你呢。

有多喜欢你呢?

大概就像师姐喜欢金孔雀那么喜欢吧。

 

说起来,我前两日远远地看到师姐了。

可后来直到他们都走了,我也没敢跑到他们面前说上一句话。我的确没脸面对他们。

她还是和金孔雀在一起,身后跟着虞夫人和江叔叔。

江叔叔和虞夫人没有吵架,阿澄你放心,师兄以自己所剩无几的节操保证,虞夫人还对着江叔叔笑了呢。很不可思议吧?

若是再有个你就好了。

罢了,你还是不要来了,如兰还那么小,需要你照顾。再说了,你还要一并把我的那一份一起活着啊,最好活到我们这帮人都不在了。

不行不行,那样你岂不是又要一个人。

若是在以前,你定又要说我乌鸦嘴,整日想些有的没的。

阿澄你都不知道,那时你小眼睛一瞪,故作老成的皱着眉头的样子有多可爱。

明明比师兄小,偏偏是你更像个兄长。

还记得当年师兄拉着你去摘莲蓬,堆满了一船,惹得岸旁的老伯伯气的直跳脚,却拿咱们无可奈何,只能吹胡子瞪眼。

为此,我可是挨了你不少打。

 

这边的梨花又开了。

说来好笑,我以前竟不知这里也有昼夜更迭,四季轮转。这里的夏日远没有云梦那般炎热,倒是冬天格外的寒冷。

不过师兄向来是不惧寒的,日子一天天也就这么过去了。

一个人也没关系啊,师兄不是还有阿澄吗,你瞧师兄连回信都写好了。

师兄多了解你啊,你想说什么,师兄哪有不知道的道理。

再不济,我在这边养了些鸟,平日里逗逗鸟儿也挺有趣的。

莲花坞那棵梨树,应该也开花了吧。

 

阿澄如今应该也快三十了吧,一晃这么多年都过去了。师兄记得我刚走时你才初及弱冠,正是风华正茂的年岁。

那什么劳什子的世家公子榜,也该换人了吧。

说到这个,师兄当年就觉得这世家公子榜实在是有失公正。

不我没有针对蓝二公子的意思,只是他平日里净冷着一张脸,哪有我们师弟笑起来好看。

我们师弟啊,是全天下最好看的人了,要不然师兄怎么看了那么多年都不腻。

也有好些年没有好好瞧瞧你了。

阿澄想不想师兄啊。

师兄很想你。

可是,这么多年,也该找个人陪着你了。

 

对了,下次来看师兄,记得多带一坛酒给师兄,别光自己一个人在那儿喝。

我知道你想报复我当年抢你的莲藕排骨汤,但你也不用年年来馋师兄吧。

好不容易见一面,却只能看到你在我面前喝的烂醉如泥。

师兄会心疼的。

还有那笛子,阿澄看着不顺眼就给师兄烧过来吧。

还有,别对如兰太严苛了,我知道你很喜欢那孩子的。也别太累到自己,左右还有金光瑶这个小叔叔,不必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揽。

 

好了,师兄要去河边骚扰那老儿了,改日再写给你。

不用送师兄啦,又不是不回来了。

阿澄,好生照顾自己。

师兄等着你。

 

九月初九,秋

你的魏婴

FIN.

评论 ( 1 )
热度 ( 64 )

© 阿川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