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川.

这里阿川

All澄党 主食羡澄瑶澄

产出随缘暖主页

【双杰|羡澄】岁月难书

CP羡澄 请注意避雷 拒绝一切ky
原著背景伪原著向
私设阿婴没有被献舍复活
以阿婴为第一人称视角
是窝在家里闲的无聊的意识流产物

阿澄:

 
展信安。

师兄又来磨叨你了,你可别嫌师兄烦啊,虽然你以前总说我无聊。

后来想了想,我也的确挺无聊的。

这些年不在你身边,也不知道师兄的阿澄过得怎么样,有没有好好吃饭,有没有按时休息,有没有累到,如兰那孩子懂不懂事,有没有给你添麻烦。

最重要的是,有没有人陪着你。

 

前几日我求着那守河的老儿,问你的近况,谁知那老儿实在是死板,竟一点消息都不告诉我,还差人把我撵了回来。

想我呼风唤雨,何曾受过如此待遇。

当年我去撩蓝家那小...

2018-08-20

【家长组】我可能是点外卖送来的02

无脑沙雕小甜饼

家长组带娃什么的最甜了

CP澄瑶澄 KY退散

07.

金凌表示十分怀疑人生。

继上次被晚饭荼毒,并听到了一些不可描述的声音之后,自家舅舅越来越不正常。

比如说,三天两头拽着他往金麟台跑。

比如说,日常将他从小叔叔身上扒下来。

比如说,常常和小叔叔一起玩失踪。

小金凌觉得自家舅舅一定是嫉妒自己的可爱,并且想要独占小叔叔。

他觉得这样布星。

08.

于是认为自己被忽视金凌开始了反击。

虽然并没有什么用,除了收到自家舅舅的眼刀和断腿威胁之外。

对此,自家小叔叔也表示十分无奈,并且揉了揉小侄子的小脑袋。

当时小叔叔好像说,阿凌最可爱了,江宗主怎么会嫌弃呢。...

2018-08-20

【双杰|羡澄】白头吟

CP羡澄 请注意避雷 拒绝一切ky

忘羡粉丝勿入 本文对忘羡的描写纯属高级黑

大概是我理解的双杰

高于友情 胜似爱情

算是个七夕的小刀子

01.

我怕这唇齿间的爱恨会灼伤自己,便将这颗真心一并还给你,刺痛了你,也刺痛了自己。

02.

后来的魏无羡时常怔怔地望着远处,蓝忘机不知他在想着什么,也不开口询问。

有些记忆在脑海里渐渐苏醒,让他觉得熟悉又陌生,但他知道,自己是不愿想起的。

他承认,自己是个懦弱的人。

就像十几年前,他怕江澄恨他入骨,怕师姐怨他,怕辜负了江叔叔和虞夫人的嘱托,于是亲手结果了自己的性命。

就像十三年后,他认定了他昔日的师弟恨不能将他拆吃入腹,于是又...

2018-08-19

【澄瑶澄】明月天涯 02

可能会有羡澄的戏份

本文主要走剧情 感情线进展会比较慢

七夕连更系列

果然还是晚了

翌日清晨。

江澄到山门的时候,金光瑶已经倚在石柱旁等了好些时候,正百无聊赖地双手抱臂,遥遥凝望着山下。

江澄见他的神色,有些不好意思,轻声咳了咳。

其实在他走向这边的时候,金光瑶便发现了来人,只是不知怎的想起少年的眉眼,便起了戏弄的心思,才装作未曾发觉的样子。此时看他一脸别扭的样子,不禁暗自勾了唇角。

他微微抬眸,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。

“江师弟,你来了。”

江澄似乎对这个称呼不是很满意,蹙了蹙眉。

“下山吧。”他闷闷地应了声。

清晨的琨山笼罩在淡淡的朦胧中,细密的水雾弥漫,裹挟着初春草芽...

2018-08-18

【家长组】我可能是点外卖送来的

是个带孩子日常小甜饼

七夕发出来权当愉悦身心

这么好的日子怎么能发刀子呢

家长组带孩子最甜了

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系列

01.

金凌很小的时候是在莲花坞长大的,从他记事起,便一直是舅舅在照顾他。

舅舅是一个很强势的人,平日里雷厉风行,遇见鬼修就用鞭子抽,对待弟子和下属也是不苟言笑。

并且多次扬言要打断的腿。

虽然他一次也没真的打过。

每次小金凌和别人打架,灰头土脸的回莲花坞,总是要受到自家舅舅恨铁不成钢的一顿数落,再把他拉到卧房仔仔细细地上药。

然后自家舅舅便提着紫电气势冲冲地向莲花坞外去了。

小金凌只当他是在生着气

只是不知为何,下次那些挑事的人便再不敢惹他了

后来金...

2018-08-17

【澄瑶澄】明月天涯 01

可能会有羡澄的戏份

忘羡粉请勿阅读

这大概是个周更的文

正文.

这是一个关于恩仇,关于人性,关于友情,关于爱情的故事
这个故事里,有心机城府,有凶狠残忍的杀戮,有背叛,有利用,有蜕变,有绝处逢生,也有真情
没有谁无辜,也没有谁罪无可恕
诸位看官,待我将这场江湖一梦,说与君听

“师父师父,后来呢,后来那两个少侠怎么样了?”稚嫩的孩童扬起透着粉红的小脸,眼中满溢着期待的神色。
榻上的青年伸出手揉了揉他柔软的发顶,“不行哦。”淡紫的衣袍轻轻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,沁着一股浅浅的檀香。
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,半大的孩子撅起小嘴,不满地嗔怪他的师父,“师父,您每次都只讲一点点,什么时候才能讲完嘛。”
青年...

2018-08-16

【澄瑶澄】无字书

是最爱的瑶澄

忘羡粉勿入

OOC预警

相信我这是一个甜饼

好吧我承认这不是别打我

他坐在忘川河边,静静的看着不存在的清风拨开死寂的水面,起伏的涟漪晕染了一双眼。

在很久很久以前,似乎,有一个人在呼唤着他的名字,他几次努力地想抓住耳畔呼啸的风声,却只留下支离破碎的梦境。

他听见遥远的浩淼虚空中,他朱唇轻启,用温润的嗓音唤着…阿澄。

阿澄…

阿澄……

那人的身影在记忆里仿佛永远鲜活,满身的桀骜和果决就像他一身暗紫衣袍,从未在这漫长的岁月中淡了色泽。

细眉杏目,风姿绰约。

依稀忆起,他从前总听旁人提起,那人的模样有八分像他的母亲。

似乎,这些他模糊记住的过往,是很遥远...

2018-08-14

© 阿川. | Powered by LOFTER